• 2368阅读
  • 0回复

强烈谴责丑恶面目和罪恶行径的西门庆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大话南丹
 

发帖
4
铜币
30
威望
2
丹币
0
近日,叛逃到契丹国的奸商西门庆,在反宋势力策划下,以“提供宋国高层秘辛”“揭露宋国腐败现实”为名,向契丹、西夏等国的媒体爆料,歪曲事实,颠倒是非,攻击大宋国忠诚的肱骨之臣,企图离间我大宋君臣,将水搅浑,以掩盖其长期勾结贪官、欺男霸女、祸害一方的犯罪事实。

从去年年代开始,已有数家媒体刊发长篇调查性报道,起底了西门庆这个原本普通的街市混混,是如何在大宋二十载政商环境中,通过不法手段,聚敛了大量财富,并结交、控制和清除掉“碍事”的官员的丑恶发迹史。

西门庆,京东东路东平府阳谷县人(小编注:今属山东聊城),是破落户出身,从小闲游浪荡,不务正业。因长相英俊又口齿伶俐,善于向有权势的人献殷勤,因此结交了阳谷县的官员和大户人家,取得了药品经营许可证,在县城大街上开了几家生药铺开始发迹。

发迹后不久的西门庆,很快露出暴发户的嘴脸,开始为非作歹,仗势欺人,成为阳谷县善良百姓憎恶而恐惧的西门大官人。他有一句 “名言”在江湖流传甚广:

咱闻那西天佛祖,也不过要黄金铺地;阴司十殿,也要些楮镪营求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,就使强奸了嫦娥,和奸了织女,拐了许飞琼,盗了西王母的女儿,也不减我泼天富贵!

西门庆在与人结交时,有两张面孔,一张面孔是挥金如土,任侠仗义。只要是对他有用的人,他笑颜相迎,接待唯恐不周,博得人的好感;另一张面孔则是毒若蛇蝎,为了攫取利益毫无廉耻,不惜突破人伦的底线。

武大郎是一位阳谷街头卖炊饼的小商贩,为人忠厚本分,可这样一个老实人,因为娶了一房漂亮的妻子潘金莲,而遂有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”的悲剧。垂涎潘金莲美色的西门庆,通过小恩小惠与潘金莲勾搭成奸,进而设计用毒药毒死了武大郎,将潘金莲娶回家做妾。他用巨款贿赂地方官员,以武大郎突发心脏病身亡结案,企图达到瞒天过海的目的。


▲被西门庆引诱合谋害死亲夫的潘金莲

花子虚是西门庆多年的好友,西门庆觊觎好友的巨额家产和漂亮的妻子李甁儿,引诱花子虚花天酒地,频繁出入花街柳巷,使花子虚染病而亡。西门庆如愿将好友的家产和漂亮的妻子一并霸占。

对其生药铺的女员工,西门庆也不放过任何一次性侵的机会,许多女员工迫于生计,不得不屈服于西门庆的淫威,成为他的玩物。而他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将这种下作的行为当做人生成功的标志,大言不惭地说:“霸占了女人的身体才能放心”。


▲西门庆连老友花子虚的财产和妻子也不放过

几年前西门庆利用进东京为已被国法处置的前太师蔡某拜寿之际,结交了刑部侍郎陆鸣凤和京东路提举刑狱公事刘知南。西门庆以金帛女子开路,笼络了这两位官员,进而如臂使指,让陆、刘二人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他打击竞争对象,抢夺汴京、东平府城、济南府城的黄金地段,修建豪宅。

西门庆在阳谷县城、东平府城和汴京城盖有三座狮子楼,里面纸醉金迷,长期养着从各地选来的美女,对前来的官员进行性贿赂,然后进一步控制这些官员为其所用。西门庆经营数年,采用威逼利诱之手段,已在大宋建立了横跨政商两界的“狮子会”,腐蚀了大量的官员,严重影响了朝廷政令的畅通,危害了国家和百姓的利益。

朝廷开展严厉肃贪以来,前太师蔡某以及前刑部侍郎陆某、前京东路提举刑狱公事先后落马,感觉到危机到来的西门庆潜逃到契丹,并在契丹大放厥词,捏造事实诽谤大宋重要官员。枢密院日前已对契丹国发出外交照会,要求引渡西门庆回大宋接受司法审判。

西门庆这样一个五毒俱全、毫无廉耻、作恶多端的人,有什么资格高谈阔论为大宋反腐做贡献?他说的话,又有什么可信度?他企图勾结境外反宋势力,为大宋反腐设置议题的企图注定是失败的。在此奉劝西门庆和其背后的支持者,不要以为他用虚虚实实所谓的“猛料”,就能要挟大宋朝廷。只有认清形势,认清所做的罪孽,收敛猖狂的反扑态度,老老实实回大宋投案,朝廷或可宽宥一线。否则,西门庆必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

精彩

感动

搞笑

开心

愤怒

无聊

灌水